《永恆的答問》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你怎麼看喇合?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圖片提供/123RF

喇合是個妓女,而且是個外邦妓女。她住在耶利哥的城牆邊上,應算是個社會邊緣人。

她不顧性命地接待兩個迦南地入侵者以色列人的探子,而且以非常聰明的方法特意藏匿那兩個探子並對他們獻策如何逃跑,以躲過耶利哥人的追殺。不但如此,為了幫助以色列探子逃過追殺,她刻意地對耶利哥追殺者說一個十分可信的精心謊言。

耶利哥是喇合自己所屬的城邦,以色列人是要消滅他們的外來入侵者。她幫助以色列兩名探子就是通敵並叛國。很明顯,她是一個出賣自己國家並積極助敵屠殺國人的叛國賊與不道德者,耶利哥人人得而誅之。

但是,她很清楚知道,耶和華上帝已經(注意這個「已經」)把迦南地,包括耶利哥城,賜給了以色列人。她也知道,耶利哥城人因以色列人出埃及的事蹟,「都驚慌了」,「心都消化了」,「無一人有膽氣」(書2:9,11)。她也應知道耶利哥已無可救藥,因不願順從耶和華上帝而改變不了被祂刑罰與毀滅的命運。最重要地,她清楚向那兩位以色列探子告白:「耶和華你們的上帝本是上天下地的上帝」(書2:11),由此可見她相信以色列人相信的耶和華是獨一真神。這個信心是她整個行為的關鍵所在。

我們必須記得,喇合從聽聞以色列出埃及事蹟的傳聞中清楚認識與領悟的是以色列人的信仰,是以色列的上帝耶和華,是耶和華上帝對以色列人以及迦南地那必定實現的旨意,而不是以色列人的驍勇善戰或什麼美德義行。換言之,她透過以色列出埃及的驚人事蹟認信了那位上天下地的獨一真神耶和華上帝。她背叛自己的國族與刻意說謊助敵,都因此之故;若非如此,她不會說謊,更不會不顧性命地通敵叛國。

喇合清楚知道,面對以色列人的上帝耶和華,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相信祂,放棄一切歸向祂,因而得以存活;一是不相信祂,固守一切而抵擋祂及其旨意,並因此被滅絕。她選擇相信耶和華上帝而放棄自己的國族,因而她以及她所愛的家人得以獲救存活。

從人的角度看,從國族的角度看,從道德的角度看,從法律的角度看,喇合是個不惜對自己國人說謊的叛國叛族「爛妓女」、「賤女人」,死而不足惜。但從真理的信仰角度看,她選擇了相信那位作為真理自身的獨一上帝,將一切都置於這位上帝之下,包括自己的國家與人間道德。對她來說,相信真正的上帝是最為重要的,一切人間事物無可比,應捨命追求;也唯有相信這位上帝,才得以存活。果然,「妓女喇合因著信,曾和和平平地接待探子,就不與那些不順從的人一同滅亡」(來11:31)。

因此,與其說喇合背叛自己的國族,不如說她放棄明明知道以色列聖者上帝之聖潔大能卻不順從祂的耶利哥人;因而應該說,是耶利哥人背叛那位他們本應順從的上帝,而不是她背叛不順從上帝的耶利哥人。又與其說她幫助以色列人,不如說她相信、順服且踐行耶和華上帝的旨意;幫助以色列人不過是她相信耶和華上帝自然又不得不然的結果。

根據《馬太福音》所記耶穌的家譜,喇合是四位名列其中的女先祖之一,並且是《希伯來書》所讚美的舊約時代的信心典範之一。何其不可思議,又何其觸怒人心!

然而,真正不可思議與觸怒人心的不是喇合,而是喇合願意捨命相信的那位上帝,而是聖經的上帝看待人的角度,而是基督信仰用以判斷人的價值標準。

注意,聖經沒有肯定、歌頌、美言或鼓勵人叛國與說謊,聖經肯定、歌頌、美言或鼓勵的是人對上帝那超乎一切之上的獨一信心。確實,聖經唯獨稱讚那能被上帝稱義的信心,其實也唯獨這信心才能生出真正的義行來。

因為你不認識且不相信這位上帝,所以你眼中只有無恥又可惡的妓女、叛國賊與說謊者。你出口閉口國家、民族、道德、正義、自由、平等或民主等等(如果你喜歡,也可以加上統一或獨立),並以此無情又激情地責備、毀謗、攻擊、仇恨甚至殺害人,但你全然不知道也不相信這位高於這一切又為這一切之根基的上帝。你不知道,完全不知道,也不願意知道,人稱義並得以存活是因為相信這位上帝及其救恩,而不是因為可歌可泣的愛國心或道德義行。

因此,從基督信仰的角度看,可以毫不誇張地說,你怎麼看待喇合這位說謊叛國的妓女決定著你怎麼對待自己的國家,決定著你如何在敵我之間作選擇,當然也決定著你怎麼看待自己以及對立於你的異議者與仇敵。

你怎麼看喇合?

【延伸閱讀】:

中文聖經翻譯的故事—希臘文 βαπτίζω
耶穌,家族之主
見證不是投資攻略